书剑恩仇录黄海冰在线观看海报剧照

书剑恩仇录黄海冰在线观看正片

书剑恩仇录黄海冰在线观看

  • 狄龙 白彪 艾飞 
  • 楚原 

  • 动作 

    中国香港 

    汉语普通话 

  • 102分钟

    1981 

@《书剑恩仇录黄海冰在线观看》相关问题

书剑恩仇录大概说了个什么样的故事

《书剑恩仇录》是金庸的首部长篇武侠小说,又名《书剑江山》,著于1955年。小说描写清朝乾隆年间,江南武林帮会红花会为反清复明,与清廷斗智斗勇的故事,也是这本小说把研究乾隆是否汉人一事,推到了高峰。作为金庸的开山之作,作者一出手就不同凡响,显示出大家风度。



书剑恩仇录的作品鉴赏

曹正文评金庸之《书剑恩仇录》此书写红花会众雄,江山与江湖的对抗,史实与艺术的结合,武侠与奇情的交融,显出金庸出手不凡。其语言之生动流畅,人物群像之多姿多彩,都足以一扫旧派武侠小说的沉闷气息。其不足有叁∶其一,故事结构以平铺直叙为主,写人状物还沿袭旧派武侠小说的传统手法,缺少悬念与细腻的心理活动描写。情节的焊接也欠紧凑,少奇特之笔。其二,塑造人物形象,以群像为主,尽管文泰来、余鱼同、骆冰、徐天宏都有戏,但全书缺少一个震撼人心的大英雄。写儿女情长之感人,还欠功力。其叁,书中第一主角陈家洛是个失败的艺术形象。他背後拖着宋江的辫子。对乾隆一让再让,甚至把深爱自己的女人送给哥哥当玩物,陈家洛的致命弱点,给全书蒙上了一层阴影。倪匡评金庸之《书剑恩仇录》《书剑恩仇录》是金庸的第一部小说。第一部小说,有两个可能情形发生:一个可能是:第一部小说是不成熟的习作;另一个可能是:第一部小说光芒万丈,但无以为继。金庸的情形,很不一样。《书剑恩仇录》在金庸的作品之中,当然不是很好,但已经光芒万丈,而且,后继者光芒更甚,在举世作家中,很少有这样的例子。《书剑》在金庸作品中,不是特殊的作品,原因有:其一,《书剑》是“群戏”,主角是“红花会”,而不是一个人或两个人。而红花会一共有十四个“当家”,金庸虽然突出了其中的几个,但必然分散了感染力,以致没有一个最特殊的人物。武侠小说有一个特点,是相当个体的。读者看武侠小说,要求个体的心灵满足,个人英雄主义的色彩越浓,个体的形象越是突出,就越能接受。虽然后来一直到《射雕英雄传》,金庸仍然在强调“群体力量”,但是在他的作品中,只有《书剑》一部是“群戏”,其余,皆摆脱了这一点,而以一个、两个人物为主。有可能是金庸自己在创作了《书剑》之后,迅速地认识了这是一个缺点之故。《书剑》采用了“乾隆是汉人”的传说,借乾隆这个人物,写出了既得权力和民族仇恨之间的矛盾,在表达这一点意念上,获得成功。《书剑》中几个主要人物,写得并不出色,反倒是几个次要人物,活龙活现,令人击节赞赏。作为第一部作品,金庸在《书剑》中,已表现了非凡的创作才能,众多的人物,千头万绪的情节,安排得有条不紊,而又有一气呵成之妙。《书剑》开始,李沅芷、陆菲青师徒关系那一段,应该是明显地受王度庐“卧虎藏龙”首段的影响。笔法也有刻意模仿中国传统小说之处。而几处在人物出场、提及姓名之际,俨然《三国演义》。写人物方面的功力,在《书剑》中也已表露。对金庸而言,《书剑》是一个尝试,这个尝试,肯定是极其成功的,这才奠定了他以后作品更进步成功的基础。在《书剑》中,有一段,写周家庄中,周仲英父子冲突一事,第一次发表时,情节明显取自西洋小说。在修订改正时,完全改去。这说明金庸在他的创作过程中,逐渐成熟,更致力于个人风格的建立,摒弃一切外来的影响。这种独特风格的逐步形成过程,是金庸的成功过程。《书剑》是金庸成功的一个起点。在金庸作品之中,《书剑》的地位:排名在第八位。 从《飞狐外传》中寻找《书剑恩仇录》的结:香香公主逝世后,陈家洛和霍青桐二人怎么了?乱翻《飞狐外传》,有些新发现。一、推测霍青桐爱陈家洛,陈家洛虽然最爱香香公主,但看过《书剑恩仇录》的读者都清楚,陈家洛也是喜欢霍青桐的。对等相爱的爱情并不是婚姻的唯一缘由,陈家洛完全有可能娶了霍青桐。陈家洛等红花会群雄最后归隐回疆,回疆就是现在的新疆,那时候中原人把穆斯林大多称作回人,其实霍青桐的部族“回部”就是现在的维吾尔族。回疆是霍青桐的地盘,如果二人分道扬镳,恐怕陈家洛等人也没脸面一直住在回疆。如果二人结婚了,陈家洛等人必是住得心安理得。陈家洛的师父——天池怪侠袁士霄住在天山,天山处于回疆,他时常会见着弟子,怎会忍心看着心爱弟子孤苦过活,红花会群雄又怎会看着他们的总舵主伶仃一人?袁士霄、红花会群雄必然想使陈家洛振作开心起来,肯定会劝陈家洛娶妻。娶谁?那还用问,自然是娶了霍青桐,谁不知道霍青桐爱陈家洛,陈家洛也和霍青桐关系亲密。何况霍青桐如此贤慧能干,作为总舵主陈家洛的贤内助,对已经铩羽西遁的红花会必是一大助力。红花会中已有三对夫妇,他们是:文泰来与骆冰、徐天宏与周绮、余鱼同与李沅芷。再加上一对总舵主陈家洛、霍青桐夫妇,却又何妨?《飞狐外传》中,《天下掌门人大会》一章,已经长大“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,身材瘦小,打扮得颇为俊雅”的“青年书生”心砚,挺身而出,帮助“二十一二岁年纪,肤色白嫩,颇有风韵”的“美貌姑娘”凤阳府五湖门掌门人桑飞虹,二人一起被擒,后来赵半山夺杯,又发暗器打熄厅上灯烛,惜墨如金的金庸,特意点出获救后的心砚“那少年书生抓起躺在身旁的桑飞虹,急步奔出”。大家都知道,金庸最爱给一些配角男女配对,《神雕侠侣》中耶律燕、完颜萍就是给大武、小武准备的,在此恭喜红花会中又添了一对夫妇。红花会群雄隐居回疆,回疆这么大,具体在哪里?根据《飞狐外传》第十九章,他们隐居在天山。因为霍青桐的回部已被清兵打败,红花会群雄如果住在回疆的城市或者绿洲,恐怕不大安全,而天山是一座极大极广的山脉,“山高皇帝远”,清廷威胁几无,加上雪山草地,环境优美,正适合红花会众人隐居。还有一个不成理由的推测。作为红花会的总舵主,陈家洛会不会娶妻?他不能忘情于香香公主,即使他决意孤单一身,但红花会的众位当家肯定会劝他娶妻,将来好有人继承他的大业。当时很多门派的掌门都是父子相传,陈家洛本人的总舵主之位,就是他义父于万亭的遗命传来。以上这些都是推测,这些推测也都不充分,那我们就看看下面金庸书中陈家洛娶了霍青桐的明显证据。二、金庸书中明显证据《飞狐外传》第十九章原文,很值得推敲。「圆性却蒙峨眉派中一位辈份极高的尼姑救去,带到天山,自幼便给她落发,授以武艺。那位尼姑的住处和天池怪侠袁士霄及红花会群雄不远,平日切磋武学,时相过从。圆性天资极佳,她师父的武功原已极为高深繁复,但她贪多不厌,每次见到袁士霄,总是缠着他要传授几招,而从陈家洛、霍青桐直至心砚,红花会群雄无人不是多多少少的传过她一些功夫。」很明显,红花会群雄住在天山,陈家洛、霍青桐是在一起。“从陈家洛、霍青桐直至心砚,红花会群雄”,这段表达,特别需要注意。从语意看,很清楚,“红花会群雄”就是:“从陈家洛、霍青桐直至心砚”。《书剑恩仇录》中,霍青桐可不是红花会的人!但霍青桐嫁了陈家洛,那她自然就是红花会的一分子,就像骆冰、周绮、李沅芷。“从…直至…”,显然指红花会众当家的序列从高到底,从总舵主到十五当家心砚,这里把“陈家洛、霍青桐”并列,如果二人没结婚,金庸显然不须如此,因为夫妇一体,众多场合都是作为一个整体并称,所以陈家洛夫妇就并列排在“从”与“直至”之间了。如果二人没结婚,就该写作“从陈家洛、无尘道长直至心砚,红花会群雄……”。金庸如此写来,显是大有深意。「蓦地里听得一人长声吟道:“浩浩愁,茫茫劫。短歌终,明月缺。郁郁佳城,中有碧血。碧亦有时尽,血亦有时灭,一缕香魂无断绝。是耶?非耶?化为蝴蝶。”吟到后来,声转呜咽,跟着有十余人的声音,或长叹,或低泣,中间还夹杂着几个女子的哭声。」“几个女子”,很可能就是霍青桐、骆冰、周绮、李沅芷等人。霍青桐自然会来祭拜她的亲妹子,何况后文点明了“陈家洛、霍青桐等红花会群雄自回疆来到北京”。「陈家洛、霍青桐等红花会群雄自回疆来到北京,却为这日是香香公主逝世十年的忌辰,各人要到她墓上一祭。」“陈家洛、霍青桐等红花会群雄”,这儿说得更清楚了,红花会群雄中有霍青桐,因为她是总舵主陈家洛的夫人!“…等红花会群雄”,金庸把红花会群雄其他人的名字都省略了,独列“陈家洛、霍青桐”,意思还不明显?一个“等”字,更是说明了“陈家洛、霍青桐”是红花会群雄的首脑!金庸笔下严谨,字字珠玑,有时看似不经意的一笔,往往却是生花妙着,这里正是如此,巧妙地表明了陈家洛与霍青桐已然成婚。想来金庸也不忍心霍青桐这样的大好女子一生孤单,但言明了二人结婚,对《书剑恩仇录》陈-香相恋主题会有所损及,故而采取了这种隐晦的写法。新修版《书剑恩仇录》的最后,金庸特意加了一章,正是作为二人必将结婚的一种暗示。三、结论:陈家洛娶了霍青桐!以上这些,并不是想抹黑《书剑恩仇录》陈家洛和香香公主的爱情。爱情是一回事,婚姻是一回事。再说,陈家洛、霍青桐二人,在婚后完全可以培育出深厚的爱情,哪怕陈家洛心中始终有着香香公主(若没有,才不合情理)。还有一点小补充,新修版的《书剑恩仇录》的最后新加的一篇文章里,霍青桐托阿凡提给陈家洛带去一把剑,那是他师公陈正德用来自杀的那柄剑。她叫人转告陈家洛说,如果他再要自杀,不要用毒药,也不要上吊,就用这把剑。她只要收到他自杀的消息,就会用另一把她师傅关明梅抹了脖子的剑,随他去。文章最后:雨点撒在两人的脸上。我想这大概是香香的祝福吧。霍青桐当年刚倾心陈家洛时,送了他一柄古剑。最后又送了他一把长剑。又是与她成双成为的剑。此中深意,不言自明。